狸身边是不是有啥重要人物

地笑了笑,“再说下去,话题就比较沉重了吧?”
白原崴坦然道:“只要把企业搞上去,给股东丰厚的回报,我们就不亏心!”
白原崴吞吞吐吐说:“我也没想好,更没在董事会研究,是我急中生智的一个不成熟的设想:硅钢既然不让上了,就搞点房地产吧,那里的风景还不错!”
白原崴往沙发靠背上一倒,“如果只有林小雅,没有欧罗巴远东国际呢?”
白原崴微笑道:“教授,如果这个假定是事实,那么另一个假定可能也会成立了,就是你向田封义提出的那三至五个亿!不过,重申一下,我并不相信!”
白原崴微笑着,连连摆手,“不,不,方市长,我绝对没有这种不友好的想法!我是在想啊,伟业国际在不久的将来是否有可能用这二十亿吃进亚钢联一百六十多亿的大买卖呢?资本除了具有追求利润的属性,也要有点想像力嘛!”
白原崴陷入了决策前的思索,站起来看着落地窗外的海上景色,久久不语。
白原崴想到文山就来火,“哼”了一声,轻蔑地说:“光正派有什么用啊?小雅,我告诉你,你要记住:我们是投资商,不是道德评论家!石亚南、方正刚的正派不能给我们带来利润,我们就要忘掉这种正派;章桂春不正派,却让我们有钱可赚,我们就要和他交朋友!”略一思索,决定说,“好了,不谈这个了,你马上分头打电话吧,通知伟业控股的陈总和我们集团的法律顾问,请他们今天都赶到银山来,和吕同仁、向阳生他们会商硅钢项目的投资计划!哦,还有,别忘了让我们的律师带上标准的土地转让合同书,我们得先把这六百亩地拿到手!”
白原崴想了想,“我认为他们一直有危机,包括那个吴亚洲!吴亚洲的亚钢联我们还不清楚吗?有多大的实力啊?搞这么多钢字号公司耍的还是银行嘛!”
白原崴想了想,却道:“不,告诉宋市长,我请他吧,时间另约!”
白原崴想了想,又在沙发上坐下了,“还谈啥?你已经把我扔进了大海!”
白原崴想想也是,便没再说什么,安排了一下明天下午股东大会的议程,又交待了一些工作上的事,就让大家走了。陈明丽坤包一拎也要走,白原崴却把她留下了,说:“明丽,你留一下,田封义书记马上过来,咱们还得商量点事!”
白原崴才弄清楚:省城新汉实业这四家法人单位代表的股份丝毫不错,只是都和汤老爷子无关。
白原崴也没再留,“林主任,和方市长保持联系,过会儿到大堂接一下!”
白原崴也笑了起来,“这倒是,时势造英雄嘛!方市长,我既没怀疑你的眼力,也没有瞧不起吴亚洲的意思!不过,吴亚洲是不是小马拉大车啊?他有多少资金?就敢做一百六十多亿的大买卖?这气泡泡吹得也太大了点吧?你说呢?”
白原崴一点就透,“怪不得方正刚和吴亚洲不答应呢!对文山来说,三个项目还是烂了尾,有个收风问题。对吴亚洲来说,已投入的自有资金打了水漂!”
白原崴一声轻叹,“这话不错,所以,明丽,我不恨你,只恨我自己!违规就要受罚,就要出局嘛,我认了!不过对汤老爷子,你和董事会要保持警惕!”
白原崴一声叹息,“方市长,我理解,既然如此,我和伟业国际可以再看一看,也许用不着多久就能看明白!我们发行转债的这二十亿仍然给你们留着!”
白原崴一下子警觉起来,“哦?这老狐狸身边是不是有啥重要人物啊?”
白原崴一怔,“明丽,这话不要乱说啊,你怎么知道于华北帮了忙?据我所知,田封义现在和他这位老领导的关系并不好,如果关系好,于华北能把他从文山市长的位子上拿下来,安排到省作家协会当书记吗?”缓和了一下口气,又说,“明丽,你还想不明白?我早想明白了!主持这次干部选拔的都是大学教授,田封义做市长当作协书记时一直做着兼职教授,教授们能不给他高分吗?还有,田封义会当官啊,不论在哪里主持工作都擅长加凳子、添桌子。在省作家协会只干了半年,处级官帽子就发下去二十多顶,人际关系好啊。参加票决的省委委员哪知他的这个底细?见他答辩得了高分,群众反映又挺好,能不投他的票吗!”
白原崴一怔,“哦,会有这种事吗?你快打个电话给方正刚,摸一摸情况!”
白原崴一怔,冲着陈明丽的背影叫:“哎,明丽,你等等,我还有话说!”
白原崴一怔,有些奇怪地看着林小雅:“哎,小雅,这事你怎么知道了?”
白原崴应付说:“这倒也是啊,田书记,你的善意提醒我一定会注意!”
白原崴有些吃惊,“欧罗巴远东国际投资公司掺和了?都有接盘方案了?”
白原崴有些奇怪,“怎么了,明丽?老田还不错嘛,这年都是在欧洲过的!”
白原崴又安排说:“田书记,你是集团党委书记,政治思想工作的专家,还有个事,我得和你商量一下,你能不能帮我做一做到会股东的思想工作呢?”
白原崴在金川区委书记吕同仁和区长向阳生的陪同下,站在独岛乡的长淀湖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