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钢铁立市的新格局里打一下根桩,分

表谁?他就代表他自己!他这个党委书记又不是我请来的,是省委、省政府安排的,还是和方正刚这批人一起公推公选上来的哩!你说我有什么办法?咱们集团国有股的权重这么大,我们能拒绝吗?拒绝得了吗!”
白原崴说的全是事实,雄狮就是雄狮,哪怕离开了狮王的位置,目光仍是那么远大,看到的是整个森林,而不是眼前的腐尸小虫,这让陈明丽不能不服。
白原崴耸耸肩,很绅士一通,后来就问:“亚南啊,你家那个大古,给你打电话没有?”
沉默片刻,赵安邦先说起了文山的工作,“正刚同志,你们这届班子总的来说比较努力,老于昨天还夸你们呢!不过,你们也要注意,别一门心思只想着钢铁,钢铁立市是个长期目标,不能急,你们是不是有点急啊?新区的钢铁规模一下子搞到七百万吨,有这个实力吗?我提醒一下:目前的大环境不是太有利!”
陈明丽“格格”笑了起来,“哎,你就不怕传到赵省长耳朵里去吗?”
陈明丽“哼”了一声,“白总,现在不是我抓住不放,是省国土资源厅抓住不放!土地要恢复原状,是他们恢复,还是我们恢复?这块地可在我们名下!”
陈明丽“哼”了一声,“别蒙我了,如果不是章桂春挡了道,林小雅构想的欧洲小镇就上马了,她就是银山这家房产公司老总了,我们还得投入几个亿!”
陈明丽“哼”了一声,“那是,乐不思蜀了嘛!据咱们欧洲办事处说,田书记这次全面考察了欧洲红灯区,就在年三十还去了一趟阿姆斯特丹!咱商务代表乔治·贝娄贝按你的指示,全程陪同伺候这位书记大人,可真大开了眼界!”
陈明丽把征询的目光投向白原崴,白原崴手一挥,“教授说得对,没必要搞得这么剑拔弩张的,放就放吧!”又问汤老爷子,“一定是段有趣的音乐吧?”
陈明丽半真不假说:“方市长,就是差我也不计较了!就冲着你在省委调查组大兵压境,钢铁新区六大项目面临停工的危机时刻,能驱车三百多公里,从文山跑到宁川请我喝咖啡,我就受宠若惊了!只怕你梦中情人也没这等待遇吧?”
陈明丽被逗笑了,说
陈明丽道:“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呢?十八年的一场漫长大梦终于醒了!”
陈明丽道:“这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当董事会和高管层一些同志担心你意气用事时,我就说了:基于我对白原崴十八年的了解,他不会这么做!哪怕他老婆林小雅一定要这么拼,白原崴也会以铁腕手段拦住她!事实证明,我说对了!”
陈明丽道:“正刚市长,你不要吃惊!别以为这么做是出于仇恨,我是为工作考虑!如果白原崴进了董事会,汤老爷子又在董事会里岂不打翻天?还有,高管层又怎么办?股权结构这么微妙,谁敢保证白原崴不会再给我来场政变?”
陈明丽的反应出乎方正刚的预料,听说林小雅成了欧罗巴远东国际投资公司首席代表,大为吃惊,还以为他在开玩笑,“方市长,愚人节已经过去了,这种玩笑最好别开了!林小雅不可能成为这种国内大型项目的首席谈判代表的!”
陈明丽的话题便从林小雅开始了,对酌时就说:“原崴,你真怕我和方正刚私奔吗?欲擒故纵吧?如果我和方正刚私奔了,不正好成全你和小林主任嘛!”
陈明丽点点头,“好吧,老爷子,您也不要急,慢慢说,我有的是时间!”
陈明丽点点头,“是的,欧罗巴远东国际投资公司的方案挺有意思:把文山钢铁新区的这七百万吨钢压缩为五百万吨,附属项目取消,损失由亚钢联承担!”
陈明丽点点头,“正刚市长,你放心好了,在演戏方面女人比男人更出色!”
陈明丽点了点头,“你是不是也能听我一句劝?别一口一个‘老赵’的!”
陈明丽点了点头,“原崴,这你放心,我会警惕的,目前只是暂时结盟!”
陈明丽点头应道:“放心吧,我还没傻到这种程度!您老也别见风使舵,走风跑气啊!”说罢,又问,“教授,欧罗巴远东投资公司的那位林斯丽娜真是林小雅吗?林小雅加入法国籍了吗?在这方面,您的情报系统有没有准确情报啊?”
陈明丽多少明白了些,“这倒是,这么一折腾,他们在道义上得了不少分!”
陈明丽发泄说:“他真回去做文山市长就好了,我们伟业国际就清静了!”
陈明丽放下电话,匆匆洗去了脸上的泪痕出了门。大富豪茶楼她知道,走着也就十几分钟,便决定散步走过去,也趁机冷静一下。今天要面对的毕竟是个魔鬼式的老狐狸,要做的决定也太重大了,她必须把一切都尽量想想清楚。
陈明丽愤愤道:“人家连孩子都有了,要为老婆孩子创建一个新的资本平台啊,这个欧罗巴就是他们的平台,不但和我没啥关系,和伟业国际也没关系!”
陈明丽感叹说:“可这只棋子这次赚了大便宜啊,一切都由政府代办了!”
陈明丽根本不信,“我多疑?白原崴,你在银山市不惜一抛千金为了谁?”
陈明丽好言好语说:“先去看看,实地考察一下嘛,这也没什么坏处的!”
陈明丽喝了几口水,抹着泪说:“方市长,你早先提醒得对啊,那个欧罗巴远东国际投资公司不但有白原崴的影子,干脆就是白原崴和林小雅开的私店黑店夫妻老婆店!我被白原崴骗惨了,搭进去了十八年的青春,落了一场噩梦啊!”
陈明丽和伟业国际高管层,包括做过文山市长的集团党委书记田封义,对此全都不屑一顾,认为这是新形势下的大跃进。惟有他不这么看。他看到的是风险和机遇的并存,在他看来机遇似乎还更大一些。而且,有些风险并不是坏事,正因为有风险,他和伟业国际才有抢滩获取机遇的可能,当真没有风险,他和伟业国际就注定要被方正刚排斥在这场政府主导的钢铁新格局之外。因此,在年前的董事会上,他提出,把上市公司伟业控股即将发行的二十亿可转债改变用途,部分投入到工业新区的项目中,在文山钢铁立市的新格局里打一下根桩,分上一杯羹,伸进一只手。为了伸进这只手,今天就要和那位年轻的文山市长好好握手了。
陈明丽很精明,马上想到了可能出现的后果,“白原崴,那我可提醒你:土地复垦还要花一笔钱的,咱们的土地款现在还在人家手上,搞不好人家就会从土地款里给咱扣!你最好马上行动,派人尽快追回咱的土地款!我个人的意见,你也别心疼了,就请你最信任,也最能干的小林主任辛苦一下,去银山讨债吧!”
陈明丽很快恢复了理智,主动从他怀里抽开了身子,“方市长,真……真不好意思,弄……弄了你一身眼泪!我……我今天是太伤心了,也不知怎么就……”
陈明丽很认真,“也许吧,起码印象很不错!正刚市长,你可不知道,那晚白原崴回绝我的建议后,我是多难过!都喝醉了,心想你也许会在决斗之后,义无反顾走上政治祭坛,或者以别的什么形式铤而走险,进行一场政治自杀!”
陈明丽讥讽说:“教授,您真是老当益壮啊,是不是碰上了一场迟来的爱?”
陈明丽简短说了声,“明白了!”合上手机,对方正刚说,“老爷子到底是老狐狸,已经嗅到了危险的气味!万一白原崴将北京战略伙伴引入集团,股权结构就会发生有利于白原崴的变化,我们就都白忙活了!真得和白原崴抢时间哩!”
陈明丽建议说:“他不是马上来碰头吗?你今天就和他谈吧,别过后忘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